久久小说下载网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返回首页
(好看的同人,尽在久久小说下载网,记得收藏本站哦!)
选择背景色:
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浏览字体:[ 加大 ]   
选择字体颜色: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重生后我嫁给了佞臣 第56节(1 / 2)
小说作者:臣年   小说类别:同人   内容大小:28万字   

第57章

眼睁睁看着云亭眼中没有旁人,只有自家娘子一人,这些站在门口的女子中,有不少人恨得牙痒痒,也有不少人,羡慕憧憬的很。

秦南星与云亭上了马车后,第一件事,就是询问云亭,“宋仲和找到了吗?”

燕辞说要将宋仲和送回来的,可是,云亭也说了,他今日会弄到宋仲和。

若是可以,秦南星并不想看到宋仲和这么轻松死掉。

不紧不慢的握住自家娘子的手,云亭将她揽入怀中,“娘子担心什么,一切有为夫在,回府你就能看到宋仲和了。”

“你不要动用私刑好不好,宋仲和这种无耻恶心之人的血不配弄脏你的手。”秦南星担心云亭做傻事,为了她,真的就杀了宋仲和。

即便宋仲和这一世再恶心,但他并未做足以按律处死之事,这也是她会将宋仲和与柳飘摇两个弄在一起,却不动手的原因。

这两个人都不是好东西,若是让他们狗咬狗的话,不必自己与夫君动手,自有人审判他们。

见她与自己示弱,云亭心中荡漾,“娘子,你终于不用那种奇怪的语气跟为夫说话了。”

他这才想起来,似乎从自己去接娘子之时,娘子就恢复正常了,没有之前那种故意为之的贤良淑德。

云亭松口气的模样,秦南星才想起来,对了,她还跟云亭置气呢。

不过,事到如今,再揪着不放,显得她小气,下巴轻抬,眯着桃花眸瞅着他,“怎么,不是喜欢贤良淑德,一心为夫君的娘子吗,现在又不喜欢了?”

“不是不喜欢,宁可娘子真实些。”云亭见她松口,终于彻底放心,将人搂住,“只要娘子恢复正常,娘子说不弄死宋仲和,那就暂时饶他一命。”

宋仲和在云亭眼中,不过是个小喽啰罢了,根本不值一提,随随便便就能动手捏死,之前他想出手,是燕辞出手了。

想到这里,云亭垂眸对上娘子的眼眸,“娘子,你答应为夫,日后不与燕辞见面了。”

“好。”秦南星察觉到他眼底的不安全感,心中轻叹,还是答应了。

她身在深宅大院,与燕辞估计也没有什么接触,只要日后避着他就是,再者,她也觉得燕辞这个人还是离远点好。

反握住云亭的手,秦南星嘱咐道,“你也要离燕辞远点,他不简单。”

云亭凤眸微眯,娘子怎知他不简单。

见云亭眼神探究,秦南星红唇微启,不疾不徐的补充道,“燕辞这个人看着就不像是个好人,夫君如此单纯干净,不要被他带坏了。”

听娘子嫌弃燕辞,云亭终于开怀,“嗯,娘子说的对,燕辞太坏了,为夫定然离他远一点。”

嘴上如此说着安抚娘子,背地里,云亭可没有真的对燕辞不管不顾。

毕竟,燕辞如今还是觊觎他娘子的敌人,虽然暂时动不了他,他也动不了自己,但是谁知后面会发生何事。

尤其在云亭明知燕辞未来会成为天下之主。

秦南星自然也听出了云亭的话中应付,知晓自己阻止不了他,只能尽全力帮他,本来她不想插手这些官场斗争,但若夫君真的要与燕辞对上,她就不得不管了。

犹疑半响,秦南星轻咬唇瓣,“夫君,我上次路过父王书房,不小心听到父王谈话,今年的科举会有不少才华出众可用之才。”

“夫君可关注一番。”

即便自家娘子不说,云亭也会关注,前世,这一年的科举殿试,出来的前三甲,可全是未来的栋梁,当初燕辞雷霆上位,便有他们三人的鼎力相助。

若这一世,他提前将这三个人笼络在手,燕辞岂不是少了羽翼。

不过,自家娘子为何知晓?

真的只是听到王爷的谈话,随意提起吗。

云亭心中疑惑,面上却不显,“为夫会的。”

见他真的听进去自己的话,并没有敷衍自己,秦南星才略略安心,虽然她不知燕辞如何登上那至高无上的位置,但是她前世不经意听父王提到过,这三个人,后来都被燕辞推荐给皇上,才某得高位。

而燕辞登基后,他们三个也连升三级,成为燕辞左膀右臂。

能被燕辞看上,能力应该不差,或许会帮得上夫君的忙。

本来看似尴尬的夫妻二人,回府之前,又恢复往日恩爱。

整个将军府的下人,看到这副场景,纷纷松口气,皆是面带笑容迎上去。

秦南星一进府邸,便拉了拉云亭的衣袖,示意他低头。

云亭微微弯腰,将耳朵凑到娘子的红唇边上,“娘子,怎么了?”

“宋仲和呢?”之前马车上被他岔开了话题,而她顺势没有再提,但是现在都到家了,自然改问的还是得问,虽然在南隐王府燕辞说会将宋仲和放回来,但是自家夫君也说他会让人今日就将宋仲和带回来的。

相较于燕辞,秦南星更相信自家夫君之言。

握住娘子的玉手,云亭起身,慢条斯理的把玩着,继续牵着她往前走,闲闲回道,“在暗牢。”

“……”秦南星瞳孔略略放大,大将军府竟然还有暗牢,这是不是说明,云亭从来都不是一个无害之人,仅凭前世那点记忆,她对云亭还不够了解。

当秦南星随云亭进入暗牢后,更确定自己的想法。

整个暗牢如铜墙铁壁,每一个牢房都是玄铁门隔开,彼此看不到彼此,且一进门,便能感受到那种瑟瑟凉意。

与普通牢房内的腐朽血腥味不同,这里明明关押着不少犯人,偏偏却没有丝毫味道。

只有冷风吹拂的清寒。

云亭就着昏暗的光线,看到了自家娘子神色变化,手指挠了挠她的手心,低声道,“娘子,害怕吗?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←或→快捷地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