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下载网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返回首页
(好看的重生,尽在久久小说下载网,记得收藏本站哦!)
选择背景色:
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浏览字体:[ 加大 ]   
选择字体颜色: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Hey!Satan(三)(1 / 2)
小说作者:藤萝为枝   小说类别:重生   内容大小:53万字   

第二天高琼眼神发直来了小别庄,于上弦笑得矜贵又优雅:“早上好呀。”

高琼咬牙,腿肚子都在抖:“我在不老林里跪了一夜,你竟然没给我求情?”

于上弦诧异道:“你竟然需要我给你求情的吗?我以为你已经做好了过去跪个几天几夜的打算,还怕打扰了你的雅兴。”

高琼脸黑得跟炭一样。

于上弦笑吟吟的:“你这不没事嘛,以后少作死就行。”

高琼握拳:“你以为我会放弃satan吗,我不会的。那个小妖女早晚要败在老娘手上,既然是间谍,我就不信她不会露出狐狸尾巴。”

于上弦笑着点了点头。

按理说,贝瑶每年的忌日,satan只会在坟地的小别庄待上三天,毕竟外面的世界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处理,在小岛上多有不便。

他在这个岛和出了这个岛屿的性格相比较,完全就是两个人。出了岛屿,便喜怒无常又暴戾。虽然这样讲不厚道,但是每年贝瑶的忌日,高琼都有种来小岛度假的松快感。

高琼:“今天是第四天了,satan会回去吗?”

于上弦摇头:“我哪里知道,按照他年复一年的惯例,是会离开的。”

高琼忧心忡忡,她这次都不敢强行立fg了,不确定地道:“他不会为了这个冒牌货在岛上久留吧?”停留久了,容易暴露行踪,会带来许多危险。

于上弦还没开口,面前的一扇门就被人推开了。

阿左推着裴川,轮椅上的satan淡淡吩咐道:“准备离开。”

高琼和于上弦对视一眼愣了愣,随即高琼舒了口气,satan打算离开这里了。

裴川说:“把小易叫过来。”

没一会儿,一个胖胖憨厚的男人就过来了,小易原本是个贪污受贿的官员,后来被植入了往生,来管理小岛。这人圆滑,做事非常讨喜,因为往生的存在,又非常忠诚。小易恭敬地道:“satan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裴川淡淡开口:“岛上这位小姐,你好好照顾她,她要什么给就是了。如果她要去墓地,不必阻拦。”

裴川带着面具,大家看不清他说这话时的表情。

高琼愣了愣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反应过来以后差点乐疯,satan竟然不打算带冒牌货走,他不要那个冒牌货了!

哈哈哈可喜可贺。她就说自己吃过的苦是值得的,那个小妖精也就只能引起satan一时的怜惜,这不,satan一离开不是只带她和于上弦么!

高琼压下疯狂上扬的嘴角,太过欢乐以至于有些嘴抽筋。

于上弦表情捉摸不定,最后还是跟着裴川往岛边走了。

轮椅上的男人始终平静极了,阿左推着裴川,裴川打开电脑,在看邮件。

于上弦跟了裴川将近十年,从他少年到现在,也几乎见证了裴川的大半辈子。岛上微风和煦,于上弦蓦然想起有一年,“往生”根基还不稳定的时候,他们给一群来找贝瑶的人植入了初级ctl芯片。

芯片一入体,启动惩罚程序。

有人当场戳爆了自己眼球,还有同伴相残,满地的血。

不管怎么验尸,这些人的死都不会联系到裴川身上去。

于上弦本笑吟吟地欣赏着芯片带来的威力,没想到一抬头就看见了门边脸色苍白的贝瑶。于上弦都看见贝瑶了,satan自然也看见了。

后来没过多久,ctl带来的隐患让satan的处境十分糟糕。

他们被迫更换住所,那天早晨,satan请求贝瑶跟他们一起走,她最后拒绝了。

过了很多年,于上弦都难以忘记那天satan的表情。

他瑶瑶看着她,目光卑微又恳求:“你跟我走吧,我求求你了。我以后……永远也不用ctl了,我保证。”

然而那年贝瑶小姐依然没有跟他走。

当然,最后satan也没走。

后来于上弦也不确定,贝瑶不离开,到底是害怕早晚有一天害死satan,还是怕他们那天的残忍,看见了未来可以预见的暴乱。

毕竟她太多次拒绝satan了。

有时候南山的花儿开了,漫山遍野的桃花,开得灼灼,satan邀请她出去走走。她依然会拒绝,satan目光黯淡,笑容却依然温和。

于上弦心想,如果现在岛上这位是真的贝瑶。那么satan不邀请她离开,也是明白她不会离开。

她连一次出游约会的机会都不给他,又怎么会陪他去到混乱的世界一辈子呢?

海风渐渐有些大了。

高琼的裙子被吹得胡乱飞舞,她心情明显很好。他们这趟离开,下次再来小岛的时候,估计都是明年的六月份了。那时候satan早就把冒牌货小妖精给忘了。

裴川上船前,手指在电脑键盘上顿了顿:“小易。”

男人连忙应了一声。

“如果有一天她回家了,你和我说一声。”

小易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回家?那位小姐自己怎么回家?然而小易还是听命道:“是。”

裴川看着一望无垠的海面,想起昨晚那个认清他是satan的姑娘,轻轻叹息了一声。

有些事情他不必问,跟着他亦或者留下?

有什么好问的呢,留下她才能回家。

外面的世界乱糟糟,至少岛上还能护她安好。交集浅一点,如果有一天她离开了,他多年的平静死寂的内心,也只是多了一抹怅然若失而已。

贝瑶晚上没睡好,一直沉浸在梦中,早晨起晚了些。她想起昨晚那个梦境,表情有些微妙。

她这是看到了什么?另外一个世界的自己,依然在上着课,第二天去探望裴川。仿佛自己的离开,并没有在那个世界发生任何改变。那种感觉太过真实了,以至于让她觉得,她来到这里,只是内心为了全satan一个念想,她是时空长河里的差错,却也是属于孤单了二十七年的satan的礼物。

贝瑶不太想得通,她伸了个懒腰,洗漱好揉揉眼睛下了楼。

早餐已经准备好了,但是小别庄安安静静的。

贝瑶问给她端牛奶的张妈:“抱歉我起晚了,satan呢?”

张妈诧异地看她一眼:“今天都是第四天了,是satan离开岛屿的日子。小姐您不知道吗?”

贝瑶险些被牛奶呛住:“他走了呀?”

张妈说:“走了。”

她脑子里一嗡鸣,站起来往外跑。

张妈在她身后喊:“小姐,您不吃早餐了吗?”

吃什么早餐呀,那个男人就喜欢抛弃她。好气哦,他人走了,礼物瑶瑶都不要了吗?岛上的环境被保护得很好,satan下过死命令,不许岛上行车,以至于环保的小径,只停了几辆脚踏车,本来是用作紧急公务的。

贝瑶蹬上脚踏车,旁边的保镖欲言又止,不敢阻止,最后任由她骑着离开了。

小岛气候宜人,哪怕是六月的天,海风也十分温柔。

到达沙滩前,贝瑶远远看见了海岸上的游轮。

游轮快开了,她跳下自行车,越过沙滩跑过去。脚下是软绵绵米黄色的沙子,一踩鞋子里进了一堆沙。

贝瑶把鞋子蹬下来,光着脚丫往海边跑。

因为总是容易陷在细软的沙子里,她跑得磕磕绊绊,像只蹦蹦跳跳的小兔子。

在游轮上的高琼第一个看见她。

高琼端着红酒杯,看见沙滩上奔跑的少女时脱口而出:“卧槽!”

冒牌货小妖精又眼巴巴地追来了!

游轮开了。

高琼看着少女双手成喇叭状大声喊:“裴川!裴川!”

想了想,她又焦急地喊:“satan!”

高琼心里p!

她虽然庆幸satan不带着小妖精走,可是万一呢,万一satan一见到这货就死灰复燃又改变了主意怎么办?

高琼小心翼翼看了眼游轮里面在工作视频议事的satan,焉坏焉坏的,一脚过去把satan的门给关上了。

然后她叉腰看着小妖精。

喊吧,以游轮的精巧结实程度,你喊破喉咙satan也不会理你的。

贝瑶看着游轮越开越远,她自然也看见了游轮上拿着酒杯远远冲她干杯的得意女人。

她急得直挥手:“高琼小姐,你们停一停呀。”

高琼笑眯眯地想,走你!老娘脑子又没进水。

贝瑶嗓子生疼,她跌坐在软软的沙子上,半是委屈半是生气。从小别庄客厅一路过来,她累得快没气儿了。

高琼心情好得恨不得高歌一曲,她隔着空气冲小少女干完了杯。一回头就见了身后的satan。

高琼险些没吓尿。

“s、satan。”

裴川皱眉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高琼:“……”现世报来得太快了。

事实上,裴川也并不需要问她,他心思何其敏锐,高琼关门虽然不是大事,可是这些年任何风吹草动都足以引起他的警醒。他一偏头,就看见岸边可怜巴巴坐着的小姑娘。

看见裴川出来了,贝瑶又来了精神,她冲他挥挥手:“裴川!”

高琼一咬牙:“哈哈哈,satan,游轮都开啦。我估计她就是想和你道个别。”

裴川默了默:“停船,开回去。”

高琼咬碎了牙,在心里已经骂死了那个小妖精。

老大的命令就是终极命令,游轮很快又往岸边靠了。

阿左推着裴川下了游轮。

裴川低眸,沙滩上的少女在喘气,他伸出手,把她拉了起来:“怎么了?”

她白嫩嫩的脚趾蜷了蜷:“你要离开了吗?”

“是啊。”

贝瑶指指自己:“我还在这里呢。”她有种难言的委屈,我还在这里,你怎么说也不说就离开了呢。

裴川温和笑笑:“你要回家的啊。”

她杏儿眼圆圆的,想起自己之前在坟头跳来跳去想回家,有些尴尬。

旁边于上弦和高琼他们都下了船,贝瑶也不好解释那个梦。

她只能蹲下来,撒娇似的握住裴川的手:“我要跟你走。”

海水天蓝色,和湛蓝的天空几乎融为了一体。天上白云大朵大朵的,像软乎乎的。

裴川怔住了,掌心钻进了一只又白又软的小手。

这次比上次的感觉更加真实,柔弱无骨,就像那年下着雪,她小心翼翼为他包扎自己紧握的那种感觉。

她到底有些不好意思,前几天才给人家说了自己要回家,还让人家保重,今天就得厚着脸皮要跟人家走。

她轻轻挠了挠他掌心,眼巴巴地看着他。

裴川顿了顿:“好。”

高琼在一旁围观,眼睛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她看着两人交握的手,satan似乎还收了收力道,高琼眼前一阵晕厥。

小妖精啊啊啊啊啊小贱人!竟然又来这一招!

她看看自己的爪子,恨不得把小妖精的手拿出来,自己塞进去。

然而高琼也算明白了,要是她再来,估计就是她噗通一声跪下,然后长留岛上了。

然而这还不算完,接下来才是最让高琼吐血的。

按理说,让一个女孩子从小别庄赶到海岸,再跑过沙滩,确实是一个消耗体力的活儿。然而也不是不能忍吧,休息休息也就缓过来了。

然而那个冒牌货也太他妈娇气了吧!

因为光着脚跑过了沙滩,她脚心被残缺的贝壳渣划破了,踩在羊绒地毯上都在流血。

高琼别过脸,不去看眼前让她气疯的一幕。

之前有多得意,现在就他妈有多气。

satan握住那只小巧白嫩的脚,在给小妖精清理沙子上药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←或→快捷地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