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久久小说下载网>言情>步步皆殇> 第172章 沉寂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72章 沉寂(1 / 2)

青鸾没有动,有些哀婉的盯着年羹尧,唇边带笑,百无聊赖。

片刻后,“哥,你这一生可有悔?”声音清浅空洞,几不可闻。

年羹尧喉结微动,深深地埋下了头,他双手哆嗦着紧握成拳,半响,才低低道:“有,我此生只对一人有悔,如有来世,我定护她左右,寸步不离。”

青鸾的心坎划过一抹剧痛,眼眶也渐渐湿润了,她别过头去从衣袖里取出一封书信,双手递给了年羹尧:“前些日子,明秀姐姐来找过我,这是她托我捎给你的。”

“明秀?她,她来找过你?”年羹尧瞪了瞪眼睛,嗫嚅了一声,话语间有些许的混乱,迟疑了一下,才动作僵硬地接过了书信。

“嫂嫂她一直记挂着你的安危,担心你会出事,也许,你应该先回家一趟,给她一个交待。”青鸾极轻极轻地看着他,眼神里有一丝怜惜更多的却是伤感和无奈。

年羹尧摇摇头,突地笑了笑,将书信随手塞进了怀里,似乎并没有要看的欲望。

青鸾略微诧异,却听到他说:“我终将一死,见,不如不见。我狠心对她,待我死后她也不必难过。”

青鸾摇摇头,站起身来,望着窗外熹微的阳光,叹道:“你和他,终是不了解女人。”语罢,不再多说什么,只身往门口走去,在狱卒开门的刹那,她背对着年羹尧,幽幽地道:“哥,望你珍重!”

年羹尧望着她离去的背影,眼神黯了又黯,许久之久,迟缓的将袖口的信件取出来。

纸张展开,里面只有四行诗:

生者为过客,死者为归人。

天地一逆旅,同悲万古尘。

两眼直直地盯着书信的内容,年羹尧踉跄着后退了两步,呼吸渐渐变得沉重起来,他猛地闭下了眼睛,嶙峋的双肩在斑驳的光线中不受控制地簌簌发抖。

——

正午时分,养心殿里,雍正有些坐不住了。

退朝后,他在暖阁里来来回回的走动着,像一个患了多动症的孩子。小寇子歪着脑袋,两只眼睛随着万岁爷晃来晃去,时不时打着哈欠。

虽然是他下的令,命她去见年羹尧一面,可是他们到底说了什么,还要独处多久,他却无从得知,此刻,他心里生气又烦躁,既是在气自己胡乱下令,也是在怨她,怨她为何不知反抗,只乖乖地听命行事。她,她分明还是想见年羹尧的,真是该死。

这时,九门提督、步军巡捕、五营统领李卫突然进来打个千,上报:“川陕总督岳钟琪以用兵失利,夺公爵,削职拘禁,近日腰疾复发,疼痛不堪,奏请假释回乡治理腰疾,万恳皇上御准批行?!”

雍正脚下一定,猝然回过头来,眼光冷冽地道:“这岳钟琪素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决不可放虎归山!”说完,踹了一脚旁边眯眼打盹的奴才:“小寇子,你去把年妃送来的万搥吊膏给岳钟琪送去些!”

“喳——!”小寇子吓得浑身一机灵,抚着太监帽,连滚带爬的退了出去。

雍正微提口气,定了定神,转身大步走至御案前坐下,眼睛也不抬,很随意的翻弄着案上的奏折,半响,有些恍惚的又问道:“扩建军护营的事办得怎么样了?”

李卫闻言很是兴奋,目光明亮,字字铿锵地禀道:“回皇上,这次选入军护营的各个有武术底子,我们又换了一百五十支德造毛瑟枪,拳脚快,火力强,大内防护,固若金汤!”

雍正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又道:“弘历最近常往外跑,尤其爱去围场一带人烟罕至的地方,你拨二十个人给他,好好跟住他,别让他出事。”

“臣遵旨!”

“你在朕的身边时日也不短了,做事机敏有条理,朕很是欣慰!切记,日后也要实心做事,别给人落下把柄,让人说朕的闲话。”

李卫心中窃喜,忙拱手道:“万岁爷知遇之恩臣万死难以回报,日后定当恪守慈训,肝脑涂地……!”

“好了,你退下吧!”雍正挑眉,忽然有些烦躁的样子。

李卫站着没动,似是还有话要说。

雍正抬起眼打量着他,李卫把心一横,如实禀道:“粘杆处有暗卫来报,年妃娘娘并未与年羹尧久谈,已经自行出宫去了。”

“什么?”雍正惊怒地起身。

李卫把头埋得更低,眼睛的余光却看到对方神情慌张,快速向殿外奔去。

——

初冬时节,寒风凛冽,城郊的山坡上,筱蝶的孤坟前。

青鸾一袭素衣,默默地跪在那儿。身后不远处,有一匹黑色的骏马原地踢踏着,哀嘶不止。

青鸾两眼呆滞,一动不动的凝望着墓碑上斑驳的字迹。

案上的白烛和香火滋滋燃烧,一股淡淡的白烟四下飘散开来,飘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。

“你是姐姐吗?”喃喃低语着,青鸾仰起头望着天,身姿渐渐萎顿下去,瘫坐在落叶凋零的地面上。

四周很安静,没有人回应她。

“姐,这么多年了,我终于找到你了,你九泉之下,可曾安息?”眼角滑下两行绝望的热泪,青鸾急促地抬起手抓着心口,她哽咽着,呼吸断断续续,心口的剧痛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,她混乱地哭泣不止,双手痉挛地捶打着地面,哭声越来越高。

“姐,如果你在天有灵,能不能告诉我,我该怎么办?”埋下身去,将头死死地抵在墓碑上,像个丧家犬一样,无家可归,不知所措。

冷风呼啸而过,白烛滋滋作响。

“我真的撑不住了,我想离开他,我想逃得远远的,可是你告诉我,我能逃去哪里?”青鸾一叠声的哭喊着,冰白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墓碑上的字迹,泪流满面地哭诉着:“胤禛,他从来不曾相信我,他只是把我当做了你的影子,当成了报复年羹尧的工具,我和他在一起只有无尽的痛苦和折磨,姐姐,求求你告诉我,我到底该怎么办?”

四周白雪皑皑,冷风清啸,眼泪似乎流进了心里,冻住了心脏。

青鸾用力拍打着自己的心口,嘴里哽咽不止,破碎的眼神一高一低的四下游离着。

她忽然觉得累极了,真的累极了。

“我想去陪你,可是福惠怎么办?他还那么小,我要怎么才能舍下他!”

她靠着墓碑,良久地坐着,嘴里呜咽着混乱着一句又一句:“姐,我真的好想你,好怀念我们以前的日子,我们相依为命,日子虽过得贫苦,却甘之如饴,姐姐,你知道吗?我昨晚梦到了爹和娘,他们说想我了,他们很想我,我放下一切去陪你们好不好?我们再也不分开了,我要一直陪着你们,我再也不离开你们,你说好不好?”

墓碑上的字迹冰冷而生硬,青鸾似乎感觉到了疲惫,她哽咽着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——

雍正出了宫,打马扬鞭,直奔城郊而来,他的身后跟着数十位御前侍卫。

马蹄飞扬,雪泥四溅。

浩浩荡荡的队伍经过了城郊的树林。

这片树林是他和青鸾第一次相遇的地方。

雍正策马狂奔而过,走着走着,不由得勒了勒缰绳,放缓了速度。他的眼前似乎又浮现起那雪地上刀光剑影的一幕幕。

他替她挡了刀,那边的山崖下,他们曾相依取暖。

宁静却又短暂的时光,却在他心里烙下了很深的印记。

望着眼前的一切,雍正的唇边泛起浅浅的微笑,清俊的脸上也有了一种坚定的神往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

久久小说下载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