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久久小说下载网>言情>步步皆殇> 第173章 尾声 同归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73章 尾声 同归(1 / 2)

贵妃年氏薨逝,雍正辍朝五日。

丧礼期间,诚亲王允祉、廉亲王允禩等亲王以下奉恩将军以上之宗室,民公侯伯以下四品以上之百官,皆被要求朝夕三次齐集举哀。

此时此刻,雍正已经醒来,他坐在案前,双手支着额头,两眼直直的望着虚空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皇后伊兰看到他这个样子有些担忧,便上前轻声宽慰道:“万望皇上节哀,保重龙体。”

雍正抬起头看着她,冷肃的表情里看不出任何情绪,似是已彻底平静下来。半响,他沉声问:“怡亲王何在?”

“十三弟一直在殿外候着呢,皇上要见他吗?”

雍正点头,慢慢闭下了眼睛。

不一会儿,怡亲王允祥身着丧服,颤悠悠的走了进来,旁边早已备好了椅子,他行了礼,慢吞吞走过去坐了下来,也不说话,只是两眼呆滞地望着自己的四哥。

雍正深吸口气,又深吸口气,才缓缓提声道:“怡亲王,这些天辛苦你了,在朕心神迷乱、一蹶不振的时候,替朕处理了这些棘手的事情。”

“皇上言重了,此乃臣弟的本分。”允祥微微颔首,想了想,又凝神道:“年羹尧真的要杀吗?在这个时候?”

雍正俯首咬牙,语气却很平静,似笑非笑:“此时杀他还需顾虑吗?一个月后,待皇贵妃丧事礼毕,叫他自尽吧!”

“臣弟领旨。”

“找到贵妃的遗骸了吗?”眉眼波动了两个,雍正的心神又恍惚起来,茫然间又开口问。

允祥怔了怔,无奈地摇摇头,悲悯地道:“决绝如斯,烧得干干净净的,连一块骨头都没能留下。”

闻言,雍正立时感觉到胸腔里有一股翻涌的血气直往上冲,阻塞着他的嗓子眼,他痉挛的双手颤抖了两个,用力交握在一起,片刻后,才仰起头来怅然失笑:“也罢,去了也好,她向往自由已久,朕留她不得,早该随了她的愿。”

“皇上恨她吗?”允祥面露痛楚,语气艰涩。

雍正不说话了,只是笑。

——

雍正六年,九九重阳节,正值秋高气爽,是登山游玩的好时节。

声势浩大的宫廷仪仗队,围观的百姓不断更迭。

雍正携众皇子爬山,登高望远。

福惠已被正式赐名弘晟,取自天地浩大之意。他年龄最小,此时,被雍正抱在怀里,父子俩很是亲昵。弘历、弘昼等阿哥皆信步跟在后面。

到了晌午时分,众人在山腰会和,御膳房的人传来了膳食,众人纷纷落座,休憩饮食。

此时,雍正带领着弘历站在山巅,指着不远处道:”知道朕为什么此番要带你们出来吗?”

弘历在旁道:“皇阿玛是要我们登高望远,以藐天下,培养气吞山河,雄霸寰宇的胸怀。”

雍正笑了笑,摇头。

弘历不解地问:“皇阿玛,难道还有别的意思吗?”

雍正正色道:“朕是嫌你自小张牙舞爪,如今眼睛更是长在头顶上,我让你站在这里,是让你念天地之悠悠,思一己之渺渺。”

弘历闻言点头,躬身道:“皇阿玛谆谆教诲,儿臣自当谨记。”

雍正抬起手,拍了拍儿子的肩膀,两人并肩而立,目视远方。

不一会儿,有侍卫来报,说是八阿哥弘晟失踪了。

雍正脸色大变,即刻下令封锁所有山间道路,寻找八阿哥踪迹,时久未果。

入夜,乾清宫养心殿,雍正孤坐在御案前,双手扶膝,动也不动。

此刻,他觉得心如死灰。

十四被圈禁、老九暴毙于居所,老八死在宗人府,就连现在一直在他身边的允祥也是日渐消沉,身体大不如前......

这些年来,他一直在失去,似乎在暗处,有一双手,在偷偷地抢夺着他的一切,而他却无能无力。

现在连福惠都失踪了,他不相信他死了,可是到底是何人,抢走了他的福惠,到底意欲何为?

雍正单手支住额头,似乎在想着某种可能,又似乎不确信的样子,久而久之,他沉沉地垮下了肩膀。

——

雍正十三年六月,傍晚时分,四阿哥弘历走进了养心殿,跪地请安。

“儿弘历请皇阿玛圣安!”

“你起来吧!”雍正从香案前的蒲团上起身,认真的看着他:“朕叫你来,是有事和你商量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听闻你近来,频繁到长城上去?!”

“是,儿臣登高以自卑,望远以谦恭。”

“不知自卑,何以托大,不知谦恭,何以傲世!”雍正感慨地道。

“是,皇阿玛教训的是。”弘历躬身,顿了顿,又道:“不知皇阿玛叫儿臣来有何吩咐呢?”

雍正原地走了两步,沉声道:“圣祖年间,朕在少林寺学艺,得到了方丈了尘大师的庇佑,早些年前了尘大师被贼寇挟持,不幸蒙难,如今的少林寺方丈乃是他的亲传弟子慧明大师,朕要你亲自去少林寺一趟,一则替朕布恩尽礼,二则修葺少林寺,这些年来,历经风雨,少林寺早已不复昔日辉煌。如今朕要发愿,把这座武林圣地重现规模。”

弘历有些迟疑地皱眉:“皇阿玛,这恐怕......?”

“你若用心修庙便是一大功德。”雍正单手负后,语气不容商量。

弘历颔首道:“这些年,为了修庙跟户部拿钱,大臣们都闹着让四处的僧侣还俗,大臣们跟皇上闹,僧尼亦和皇上闹,皇阿玛这样不是两头都不讨好吗?”

“礼佛不为讨好谁,是讨好自己的良心,户部舍不得修,朕偏要修。崇恩寺、报恩寺、普济寺、卧佛寺不是都修得很像样子吗?”

“皇阿玛既然吩咐了,儿臣照办不误便是。”弘历躬身,态度很是谦卑。

“朕明日要去景陵探望你十四叔,你不必一同前往,尽可去忙自己的事情。”

“儿臣遵旨。儿臣告退!”弘历拱手,很快退了出去。

四周安静了下来,雍正抬起手中的佛珠,认真地捻动起来。

——

次日清晨,雍正起驾前往景陵祭祖。

祭祀已毕,他来到后院的禅房,房门需掩,看不清里面的光景。

雍正屏退了所有随从和侍卫,轻轻地推开了那扇门,却看到十四弟胤禵爬在一个梯子上,正在雕刻一尊佛像。

明知君临门外,胤禵却不闻不问。

“十四弟,朕此番前来,是带你回去的。”雍正直接表明了来意。

手中的锤子和凿子丝毫不停,只忙着自己的工作,胤禵仿佛对外界的一切置若罔闻。

雍正垂了垂眼睛,又上前命令道:“你下来,同朕说说话。”

胤禵手上的动作猛地顿住,半响,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“皇上君临天下,乃九五至尊,身边百官环绕,后宫妃嫔无数,哪里还需要臣弟说些什么?再说了,你我兄弟二人,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“胤禵,你说这话分明是心里还有怨气,既然如此,何不下来,跟朕做个了断,把话说清楚讲明白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

久久小说下载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