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下载网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返回首页
(好看的言情,尽在久久小说下载网,记得收藏本站哦!)
选择背景色:
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浏览字体:[ 加大 ]   
选择字体颜色: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《造业哟》TXT全集下载_11(1 / 2)
小说作者:红酒杯里装狗血   小说类别:言情   内容大小:14万字   上传时间:1602928973

许先说道:“我扶你去吧。”

他朝陆十心伸出手,眼睛却看着之白。

一直围观的丁少林,看大师不说话,终于急了!

这怎么能让他扶!

他刚张开嘴,忽然听见大师说:“饭堂有人,你去我房间里休息吧。”

丁少林立刻闭上嘴,后退一步,在身后竖起大拇指。

这可真行。

他接着看戏。

“慢点走。”只见大师伸出一只胳膊,让陆十心抓住,还叮嘱她慢点走,语气温柔。

陆十心不解风情,也可能是真的痛,走一步面目就狰狞一分。

许先默默收回手,站在背后看着俩人,风度维持住了,看起来也很淡定。

真是一出好戏!

丁少林心满意足地叹气。

他走到许先身边,拍了拍他的肩膀,欲言又止。

许先道:“你想说什么就说。”

丁少林只是一脸“我懂你”的表情。

许先对他笑了笑,似是不在意的样子,可等他转头看着前头俩人的背影,笑容便立刻消失了。

这感觉,可真怪异。

陆十心坐在椅子上,低头看着蹲在她脚边的人想。

之白帮她脱了鞋袜查看伤势,他手指凉凉的搭在她脚腕上,她不知道怎么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“要敷什么?冰块吗?”之白仰头看着她问道,表情认真。

陆十心愣神道:“好好像是···”

之白说:“好像肿了。”

陆十心:“好像是···”

之白低着头看着她的脚腕,陆十心突然鬼使神差地伸手摸了摸他的头。

之白一愣,抬起头来看见陆十心慌张又讨好地笑着。

“不好意思,没忍住,就摸摸了一下···”

真的就是一下,他还没反应过来,她手就缩回去了。

之白轻轻一笑,拉起她的手。

“你想摸就摸。”

陆十心睁大眼,手放上去半天不敢动。

之白话说得响亮,但是却不看她,只微微低下头,只感觉到她的手指像羽毛似的轻轻抖了一下,他胸口也像被羽毛扫过。

她的手慢慢向下,来到他的脸上。

之白忍不住抬头看过去。

陆十心两眼直直地盯着他看了半天,不知道在想什么,接着她另一只手也上来了,她两手捧住了他的脸,表情严肃。

接着她深吸一口气,弯腰凑近。

之白只感觉嘴唇上像掠过一只乳燕,翅膀沾过湖面,激起层层涟漪,一触即逝。

他尚未回过神,她就飞走了。

“不好意思,没忍住,就亲亲了一下···”陆十心干完坏事脸色通红,缩在椅子里,简直想大喊饶命。

之白半天不说话,只皱起眉,陆十心又往后缩了缩:“那个,有话好好说,别···”

之白手撑在椅子上,倾身过来,陆十心忘了要说什么,脑子一片空白,只本能地往后缩,他已经近到呼吸都扑到她面上来,她不由得闭上眼。

之白微微一顿,垂目看了她片刻,这才缓缓低下头。

这次,他捉到了他的燕子。

佛龛上的菩萨不言不语,静默地看着屋子里正在发生的一切。

作者有话要说:感谢在2020-09-1803:46:51~2020-09-2003:21: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清洛10瓶;阿璞、金玉钰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第三十一章

陆十心跟着大师走后,许先进了佛堂,丁少林的眼神让他觉得有些好笑,他没有理会他,只抬头看着座上的佛像。他颇为满意,这庙虽然小,但佛像却修得很伟岸,极有神韵,看出来是用了心。许先双手合十,低头拜了拜,他没有许什么心愿,只是想到虔诚的弟子没有经受住考验,在最后关头走上了错路,他不禁叹了口气,这种事情总是叫人有些无奈。

等陆十心出来的时候,许先已经不见人了,丁少林说他情绪低落,拜完菩萨就走了。

陆十心连忙道:“你别乱说!”

丁少林看了一眼旁边不太自然的大师,没有再逗她。

他换了个话题,问道:“刚才那个许先,大师有没有看出来什么不对劲儿?”

大师回过神来,摇头道:“并没有什么不对。”

陆十心松了口气,看来她并不是什么神奇体质。

丁少林这时候才把丁少林那天给他“算命”的事情告诉大师,他语气里还有些向往。

“不知道他从哪里学来的。”他好想学哦!

大师说:“我认识几位这样的能人异士。”丁少林一喜,刚要说话,大师下半句就道:“全都死于非命。”

丁少林吓到不敢出声。

大师说:“眼前事都没有看清,又何必去想未来事。”

陆十心点头:“说的对!”大师转头看她,脸突然就红了,急忙道:“我先去佛堂。”

话说完大师就走了,陆十心望着他的背影,痴笑不停,丁少林则胆颤心惊,捂着胸口神情恍惚。

这次之后,连着两个星期,丁少林都不敢去庙里了,通宝偷偷给他打电话,说想吃麻花,丁少林没办法,只好买了叫陆十心带过去,陆十心笑话他,她不理解他的害怕,还说什么“大师人这么好有什么好怕的?”“他语气很普通啊,我没觉得哪里严肃啊?”丁少林没有跟她辩,反正他早看清了,大师是专门吓他的,对陆十心从头到尾都是宽容又放纵。

陆十心把麻花送到庙里,通宝高兴地接了过去,陆十心告诉他说丁少林说两天就来看他,之后就要去找大师,通宝却叫她不用去了。

“师父不在庙里。”通宝道,不敢他怎么敢这么光明正大的抱着麻花站在门口。

陆十心问道:“他去哪儿了?”

通宝答:“不知道。”

陆十心又问:“那他什么时候回来?”

通宝答:“不知道。”他低头看看麻花,眼神里透露着渴望。

陆十心跟着看过去,说道:“要不,你先去吃点儿吧。”

通宝艰难摇头,“不行,庙里还有人。”

陆十心道:“我帮你看着,我就在院子里站着,你们这庙里也没啥值钱的宝贝吧。”

通宝望着金灿灿香喷哦的麻花吞了吞口水。

,陆十心道:“去吧,再犹豫会儿你师父说不定就回来了。”

通宝犹豫道:“那我就吃一根!马上就回来!”

陆十心笑眯眯地点头,通宝朝她行了个礼,抱着麻花飞奔回了屋子。

跟同年男孩儿比起来通宝单纯又天真,他大概会一直待在庙里吧,陆十心边想边朝庙里走去。

刚走了两步,身后忽然传来一声“十心”。

她回过头看见大师站在门外。

“你回来了!”

之白一愣,看见她奔过来,似乎是要抱他的样子,到他面前又急急刹住步子,手又放了下去。

她有点不好意思道:“以往每次来你都在,偶尔不在,我还有点不习惯。”

她边说话,边回头看了一眼院子里走过的香客,那人朝他们看了几眼。

之白低头看了看,他脚上穿着僧鞋,他又朝她看过去,她穿得是一双运动鞋。

“你去哪儿了?”陆十心问。

之白对她一笑,答道:“去给人帮忙了。”

陆十心问:“又是看风水吗?”她想到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情景。

之白摇头,“不是。”

陆十心又问:“那是抓鬼?”

之白笑道:“不是鬼,不过我也不知道是什么。”

陆十心大为好奇,居然还有他也搞不定的东西!

之白看她一幅很感兴趣的样子,便道:“这样,不如明天你跟我一起去。”

陆十心一口答应,又想到丁少林,立刻央求道,“把丁少林一起叫去行不行?他可以开车送我们!”

之白道:“你倒是很讲义气。”他看她有些小心的眼神,无奈道:“这次···可以让他来。”

他说完愣了愣神,脸上现出一股怅然的神情,却只是一瞬便立刻散去,一切如常。

之白问道:“通宝呢?”他四处望望,没见到人。

陆十心暗叫不好,随口编道:“他去上厕所了!”

她话刚说完,通宝就推开门从屋子里出来了,一脸吃饱的懒笑,还抹着嘴,一抬头看见师父站在门口,脸色立刻一变。

之白淡淡地看过来,陆十心立刻低下头。

“师父···”通宝走过来头也不敢抬。

陆十心迅速朝他看了一眼,发现他嘴边还沾着一粒芝麻。

这也太绝望了。

陆十心闭上眼不忍再看。

“你跟我来。”之白说完就走,通宝垂头丧气地跟上去,陆十心抓紧机会正要开溜,之白却又突然回头看过来。

陆十心急忙站好。

之白道:“你去我屋子里坐着,我一会儿就来。”

“好···”

目送通宝离开后,陆十心就拖着沉重的脚步去了大师的房间。

至于后头房间里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。

不过据通宝观察,陆十心走的时候,脸色红润,嘴角带笑,十分不像挨训的样子。师父还把她送到了门口,大概是叮嘱她路上小心,陆十心话很多,眉飞色舞地说个不停,师父便一直安静地看着她,听她说。俩人站在一起的画面,大概在外人来看是十分怪异的,他看到庙里有的香客一直在看他们,脸色古怪。

通宝猜,这大概就是师父如此坚决的原因。

他躲在门后,想到师父方才跟他说的那些话。

他跟着师父来到饭堂,师父让他坐下,却没有训他,只问他想没想过以后要怎么办。

通宝吓了一跳,以为要被逐出庙门,差点哭起来。

师父被他弄得哭笑不得,说:“你难道觉得我苛刻至此,因为一根麻花就要赶你走。”

通宝道:“不是···只是···”他偷偷瞄师父,想说不敢说的样子。

师父一眼就把他看透了,了然道:“只是因为你发现,我变了。”

通宝低下头。

师父道:“通宝,我走之后,这个庙就留给你了。”

通宝大惊:“师父要走哪儿去?”

师父道:“去陆十心身边。”

通宝愣住,虽不敢相信一般却也想过这一天,他喃喃道:“师父真要还俗吗···”

师父道:“我的心里已经装不下佛祖了。”

通宝望着师父,他跟着师父这么久,从未预料到会从师父口中听到这种话。

师父对他嘱咐道:“以后遇上什么困难,你还是可以来找我,我依然是你的师父,但是···若你心中有了困惑,我却是无能为力了,因为今后你我所要渡的河流将全然不同。”

说完师父合掌,对他低下头,他不知所措,片刻之后师父抬头,对他笑了笑,又摸了摸他的脑袋,才起身离开。

通宝望着门外的师父,心里很清楚,师父正全心全意地,一步步没入他的河流

作者有话要说:感谢在2020-09-2003:21:22~2020-09-2123:05: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良茶1个;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珍珠奶茶加珍珠27瓶;夏日香气10瓶;纳爱斯牙牙乐2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第三十二章

丁少林得知可以和大师一起亲临现场,十分高兴,第二天早早就开车来到陆十心住处,接了她,俩人再一起去庙里,接上大师。

大师一上车,陆十心就自觉从副驾坐到了后面,丁少林从镜子里看,他这车空间大,俩人坐在一起还隔着一段距离,也没有说话,却依然流露出一种自然亲密感,他有些羡慕又有点酸涩,情不自禁想到小林,他能和小林有这天吗?

“小林最近怎么样?”陆十心冷不丁问道,她是想找个话题活络一下车里的气氛,免得丁少林因为大师在不自在,谁知戳到了丁少林的脆弱少男心。

丁少林勉强笑了笑,说:“还好,呵呵。”

陆十心看他的表情,又赶紧换了话题,转头问之白道:“那个,我们要去的这家人是怎么回事啊?他们到底找你帮什么忙啊?你还没告诉我呢?”

之白道:“其实不是他们没有来找我,是上次这家的老人来庙里的时候,我看见她身上有点古怪,主动找上她的。”

丁少林被吸引了注意力,忍不住问:“有什么古怪?”

之白道:“她身上有奇怪的气息,像是被什么缠上了。”

丁少林问:“是鬼吗?”

之白摇头,“一时看不出是什么东西。”

丁少林立刻感兴趣了。

车开到一个老旧的小区,之白带他们上了楼,开门的是一个老太太,看见之白很尊敬,请他们进来坐。

她对之白道:“大师啊,我按你昨天说的把那个家具换了位置,什么时候才见效啊,我看小刚还是和跟以前一样,回来就玩手机。”

大师还会这项业务?丁少林瞅一眼陆十心,陆十心眨眨眼,她也不知道大师是说真的还是为了骗老太太让他进门。

之白道:“位置才刚刚变,三天之后才会起效。”

老太太道:“哦,那就好,你不知道,为了让他好好学习我不知道操了多少心,他妈妈天天上班根本没时间管他,他爸爸在医院躺着,自己都要人照顾。”

之白立即问:“小刚爸爸是什么时候病的?”

老太太叹口气道:“病了一段时间了,他是上班把身体搞坏了,老板也没有良心,不仅不赔钱还把他开除了,你说这人坏不坏,但是啊,这年头就是越坏越能赚钱,唉,没天理。”

这家人日子不好过啊,陆十心想,就是不知道是真的运气差还是被那不知来历的东西害得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←或→快捷地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