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下载网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返回首页
(好看的言情,尽在久久小说下载网,记得收藏本站哦!)
选择背景色:
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浏览字体:[ 加大 ]   
选择字体颜色: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《造业哟》TXT全集下载_12(2 / 2)
小说作者:红酒杯里装狗血   小说类别:言情   内容大小:14万字   上传时间:1602928976

不知为何,他的眼神陆十心觉得熟悉,像是在哪里见过。

对了!她想起来在哪里见过这种眼神了!

在庙里,许先现在看着唐塘的的眼神,就和佛堂里的菩萨像一样,当她跪在菩萨脚下时,菩萨就是这样看着她。

“这就是你要告诉我的事?”陆十心终于忍不住问道,“你说她和我有关系。”

许先摇头:“她和你不一样。”

陆十心道: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
许先笑道:“唐塘和这个女人很久之前有一面之缘,他能活很久,但是这个女人却不能,他一世世的纠缠这个女人,扰乱了她的命,也把自己困住了。”

陆十心急躁道:“这和我跟之白有什么关系!”

许先道:“因为之白就在做和唐塘一样的事,他在扰乱你的命,你也在困住他。”

陆十心一愣,她看着许先轻声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许先抬起头望着她,他没有问她的问题,却说:“那你又是谁?”

陆十心没有说话。

许先微微一笑,对她道:“看,你连这个问题都回答不出来。”

陆十心被他激怒:“不是我回答不出来,而是因为你的问题太蠢!”

许先不为所动:“你以为你是陆十心。”

陆十心道:“我当然是!”

许先摇摇头,说道:“是,又不是。”

陆十心愤怒道:“好!那你说我是谁!”

许先却只看着她,他犹豫了片刻,抬起手,轻轻碰触着她的脸。

作者有话要说:感谢在2020-09-2802:39:56~2020-10-0101:10: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小满10瓶;良茶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第三十六章

许先一挥手,俩人骤然在屋内现身,吓得唐塘一下子跳起来,大喊:“谁!”

陆十心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开不了口,她急得直瞪眼,唐塘很快认出了她,表情却不见轻松。

他紧盯着许先,眼神十分警惕,身体微微前倾,手也无意识地搭在床上的女人身上。

“你是谁?”他问许先。

许先却没有回答,只说:“你该让她走,她已经死了。”

唐塘立刻朝前走了一步,脸色不善道:“这和你无关。”

许先叹口气道:“你这是在害她,你已经扰乱了她几世的命数,现在还不放过她吗?”

唐塘辩解道:“这是最后一次,过完这世我就不会再出现了,所以我希望她能···再给我们一些时间,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。”

许先轻轻摇摇头,似乎看透了他的念头。

“既然已经决意离别,何必还要苦苦纠缠,你已经害了她这一世,不如就让她早早去下一世,度过自己该度过的人生,那才是对她有益的爱。”

“有益的爱?”唐塘喃喃自语,转头看向床上的女人。

许先点头道:“对,有益的爱,你现在这样,与其说是爱她,不如说是自私,你只是是成全你自己,满足你自己的欲望,人总有一死,你不让她死,又怎能让她生,你不让她生,又怎么能说是对她有爱。”

唐塘的神色有些动摇,他握着女人的手慢慢松开。

许先道:“你和她本来就是强求,你们转过几个轮回,她早已经不是你当时在塘畔碰见的那个人了,你自己也知道吧,只是自欺欺人。”

唐塘抬头看他,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这些?你是谁?”

许先笑了笑,说道:“我只知道我该知道的。”

唐塘没有再说话,只出神地望着床上的女人。

许先也没有再劝,他牵着陆十心离开了屋子。

他说:“他要做的决定并不容易,我可以给他一点时间。”

到了屋外,陆十心终于可以说话,她气道:“为什么你要高高在上的评判人家的感情!?”

许先答:“因为他做错了。”

陆十心更火,怒道:“你说错了就错了?你算老几?还有,什么叫有益的爱?!”

当时她听到这句话就气不打一出来,许先那个语气实在是听得人想翻白眼。

“有益的爱,是合乎情理的,使人不堕落,能抵抗诱惑,得到安宁的,有害的爱,当然就是相反的意思。”许先耐心作答,但却意有所指。

陆十心被他语气里隐隐的奚落弄得很愤怒,她压住火气,以尽量平稳的口气来叙述自己的看法,她感觉许先很享受她的怒火,所以她不会让他得逞。

陆十心首先质问他:“你爱过人吗?”

许先说:“如果是问如同你爱之白那样的爱,当然没有。”

陆十心深吸一口气才开口道:“首先我觉得你把爱分成有益和有害就不太对···”

许先打断她的话,反问道:“哪里不对?你和之白的爱就是有害的,你害了他。”

陆十心终于忍不住了,骂道:“你凭什么这么说!我没害他!”

“你知道你害了他,你知道的。”许先的声音突然变冷,目光也严厉起来。

陆十心不由得有些害怕,她往后退了一步。

许先说:“你害得他放弃了自己的路。”

陆十心硬声道:“他是心甘情愿放弃的。”

“所以你的爱与他有害。”许先诘问道,他的声音悠远空旷,像从天空中落下来,“而且你们也没有未来,就像唐塘一样,之白还有重来的机会,但你不会有了。”

陆十心听得一惊,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许先道:“你可以去问问之白,你敢去问吗?”

他似乎是真的在好奇,又仿佛已经有了答案。

陆十心看都没看他一眼,转身朝楼下跑去。

此刻之白正在佛堂里,他朝菩萨拜下去,额头贴在地面,久久才起身。

走出佛堂之后,他回身,郑重地关上门,透过窗格,最后看了一眼里头的佛像。

一切都结束了,他这么想着,心里却不见一丝惆怅,因为脑海中立刻出现了一张脸,这张脸使得他忍不住笑起来。

之白回过神,关好门正要回房,庙门忽然被人推得大开。

之白回过头,看见陆十心站在门外,她喘着气,像是一路跑过来的,通宝在旁看着她,不知道该不该过去。

之白忙走上前,把她拉进来,问道:“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?”

通宝见状赶紧关上门,偷偷溜了。

之白牵着陆十心的手把她带到了自己的房间里,陆十心真是跑过来的,脸色通红,头上还都是汗。

“肺都跑痛了。”陆十心说。

“为什么跑?”之白问,“跑了多久?”

陆十心接过他递来的汗巾,半天没有说话,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之白看她半天不动,只得自己拿过汗巾帮她擦起脸上的汗来,陆十心只抬头愣愣地看着他。

之白对她笑了笑。

“你会后悔吗?”陆十心突然问。

之白笑道:“后悔什么?”

陆十心犹豫了片刻,说道:“后悔为我放弃的一切。”

之白放下汗巾,认真地看着她,问道:“你为什么会这么问?”

陆十心道:“随便问一问···不是···唉,我还是告诉你实话吧,我不想骗你。”她纠结不已,最后还是觉得无法骗他,骗他她毫不怀疑,毫无担心。

“许先告诉我,你和唐塘一样。”陆十心边说边观察着之白的脸色,“他说我们没有未来。”

之白说:“许先?”

之白语气里有一股故作的平静,陆十心没有听出来,还解释道:“对,是他,就是上次和我一起来庙里的那个人。”

她以为之白已经不记得许先是谁了

“原来是他。”之白即刻想到了许先揽着陆十心的样子,过了片刻才想起来问,“他认识唐塘?”

陆十心便把今天和许先在一起的见闻如实告诉了之白。

之白听完之后只说:“那么,是他叫你来问我的。”

陆十心没有说话。

之白说:“是他激起了你的怀疑,让你起了疑心,让你开始害怕。”

陆十心忙道:“不全是因为他。”

之白看着她。

陆十心避开他的眼神,却还能感受到他目光的重量。

“你怕我后悔吗?”之白问。

陆十心这才看向他,她说:“我怕,你生气吗?”

之白摇头:“不生气,怕是正常的。”他顿了顿,又道:“因为我告诉你的事情太少,才会让你有种担心。”

他抬手抚着陆十心的脸,笑道:“你因为我而害怕,但是我却很开心,大概这就是他说的有害的爱。”

毕竟原来,他自己也是这样想的。

佛爱人并不是要救人出即时的困难,并不是带给他即刻的幸福和欢笑,并不许诺美满,你受你该受的,得你该得的,失去你该失去的,佛会告诉你一切都是无法改变的,你只可以接受,不需为此悲伤或喜悦。

很早之前,之白也是这样做的。

他见过许多苦难,见过许多受苦困顿的人。

有一世,他在路上遇到了一个乞丐,那乞丐衣衫褴褛,面黄肌瘦,说自己从下到大没吃过一顿饱饭,马上就要死了,拉他的衣角求他赏一点饭,他说没有,那乞丐也不再求他,只缩到墙角,头一低,不久便真的死了,他为那乞丐念经超度。

又有一世,他遇到一个疯子,那疯子说自己一辈子孤苦,没有家人没有朋友,不知道活着是为了什么,好像就是为了来受苦受难,好像就是为了迎一个死的结局,之白劝她,说了很多佛理,那疯子听了就骂他放屁,之后就不知所踪。

最后一世,他遇到了一个可怜人,那个人十分迷茫,不知该为何活,也不知如何活,之白这次一眼就认出了她,他又劝她,说得是更精深的佛理,但他心理亦有疑问,为什么偏偏是这个人,世世孤苦,难道她做了什么坏事,他忍不住问她生平,她淡淡说这,一切都平平常常,她不是恶人。

但他已经碰见她三世,三世她都不得好死,想来每一世她的结局都不外乎凄惨至此。

之白心里就此埋下疑问,为什么这个人会有这样的命运,为什么佛会允许一个人受这样的苦,佛的慈悲他还未见到,佛的威严却先令他不忍了。

十世里,他遇见了她三世,最后一世,再见到她,在她未疯未死之际。

这一世似乎尚可挽回,所以他早早劝她向佛,又担忧她再度遭遇厄运,一世悲惨,所以总是对她宽容,帮助。

但是不知不觉,这种宽容和帮助就全成了他不能细想的私心。

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已经不敢想象她死去的情景,也不愿意回想当初亲眼目睹过她的结局。

陆十心听完之白的话心情激荡,她有许多问题想问他,又有许多话想告诉他,脑子里像塞满了线团,她还想起了当初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。

“原来那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。”她喃喃道。

之白答:“不是。”

“那你那一次见到我时在想什么?”陆十心追问。

“忘了···”之白有些不好意思。

陆十心不满道:“这怎么可以忘?我们已经是第四次见面了诶!”

之白只是笑。

陆十心又道:“那你现在是最后一世,这一世过后你就会成佛吗?”

之白点头:“本来是这样。”

陆十心:“现在···”

“现在,你说呢?”之白难得露出一点逗弄她的神态来。

陆十心脸一下子红了,还嘴硬道:“我还记得你当初说我与佛有缘,我还以为你要劝我出家。”

“当时我的确觉得你与佛有缘,因为我是佛的弟子,而我们再三相遇。”之白说到这里分了神,忍不住伸手帮她拨开额角的湿发,“后来,我发现自己错了,你不是与佛有缘,你只是与我有缘。”

俩人望着对方的眼睛笑起来,是的,原来只是,与你有缘。

终章

许先来的时候没有征兆,也没人注意到,他像是从天而降,不过幸好他还懂些礼貌,没有直接降落到他们房里,他在屋外先敲了敲门,惊动了里头一对有缘人。

之白打开门,看见他之后,本来柔软的脸色立刻冷下来。

陆十心更是警惕,拉住之白的手,似乎想跑,却又因为信任他,而站在这里。

许先注意到她的动作,却只是笑了笑。

他问道:“你和他说了吗?”

陆十心没有说话,仰头望着之白。

之白神色自若。

许先看向他道:“之白,你知道你在犯错。”他说这话时语气一改面对陆十心的随意。

之白说:“错也是我自己的选择。”

许先可惜道:“最后一世了,就这么功亏一篑,你甘心吗?”

之白道:“甘心。”

许先摇了摇头,低声道:“到底没有勘破···”

之白望着他,忽然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许先说:“不重要,我来不是为你,我是为她来的。”他抬手指着陆十心。

陆十心立刻往后一缩,不可置信道:“为我?”

许先道:“对,为你。”

陆十心忙道:“我好得很!我不用你为我做什么!你快走吧!”

许先道:“我已为你做了许多,若没有我,也不会有你。”

陆十心听傻了,她犹犹豫豫道:“难道你···你是···是我亲生父亲···”

她边说边觉得荒谬,仔细看了看许先,他俩真是一点儿都不像!而且他看起来还没到三十,怎么能做她爹!

许先哈哈大笑,说道:“当然不可能!但你的确是我造出来的。”

之白皱眉看着他,心里却有些不详预感。

许先正色道:“现在时候到了,你该走了。”

他话音刚落,陆十心忽然闭上眼,直直往后仰倒,之白连忙抱住她。

“你做了什么!”他质问道。

“她死了。”许先看着他怀里的陆十心,眼神平静无波。

之白伸手去探她的鼻息,果然已经没有了呼吸。

她次次都死得这么轻易,都死得像是个预谋,像是谁在恶意戏弄她。

怎么会这样?

之白低头抱紧怀里的人,眼神像是跟她一起死去了。

许先道:“那一次在楼道里,她本该死了,但是不知哪里出了差错,她竟没有死成,我这才发现,你扰乱了她的命数。”

之白问道:“那一次也是你让她滚下楼梯的?”

许先说:“从来都是我。”

之白问:“为什么?为什么非要她死?”

许先道:“因为她本来就不是人,她是我造的一根灯芯,由十股线缠成,我把她投进轮回,历过十世之后,她方能成材,之后我就可以用她做灯。”

之白声音很轻,问道:“什么灯?”

许先笑道:“一盏长明灯,我做了许久,万事俱备,只欠一根灯芯。”

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←或→快捷地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