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久久小说下载网>耽美>对恶毒女配真香了> 《对恶毒女配真香了 完结+番外》TXT全集下载_23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《对恶毒女配真香了 完结+番外》TXT全集下载_23(1 / 2)

关沐雪依稀有些恍惚,总觉得这样的笑容她似乎在哪见过。

带着一丝痞气,又沾上了一丝欲念。

很快她就明白这样的笑容在哪里出现过。

两人进了屋子,关沐雪还没来得及点上蜡烛。

一个潮湿柔软吻压在了她唇上,密密麻麻,猝不及防。

害得她感觉到一股电流侵袭她的全身。

难分难舍。

关沐雪推开他,小声说:“你想干什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又是另一轮攻势。

她依稀感觉到身后是自己的床,也在触及到那床板的时候,被他轻轻一推,倒进了床里。

粱文述身上的松木香就萦绕在她鼻尖,他们呼吸紊乱。

而凌乱的不只是呼吸,还有两颗连在一起的心。

很快关沐雪意识到再不阻止,事情就无法回头了的时候,附在他耳边小声问:“我们今晚在这里歇下么?”

粱文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,手也停了下来。

微微喘着气,低沉的声音说着:“我跟娘和大哥说好了,今晚这里只有我们。”

他就要再继续,又被关沐雪推开他的头。

她总有一堆的问题。

“那雪吟怎么办,她还等着晚上你给她讲故事呢。”

粱文述耐心有限,手游移着摸索着关沐雪的手。

够到了,双手交叠,十指相扣。

“有阿逸在,我把雪吟托给他了,他明早才回城里去。”

粱文述以为自己终于没有阻碍了,关沐雪又一次打断他。

黑夜里,只有一缕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打到两人身上。

关沐雪却看清楚了他的那双眼,沉静的而此刻带着低沉的欲望的一双干净眼眸。

她轻轻笑了:“你是想给雪吟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作伴么?”

粱文述被她打败,却宠溺地掐了掐她的脸。

他轻轻在她脸上啄了一口。

开口却是蛊惑人心的声音:“是啊,梁夫人。”

“所以,我们现在可以干正事了吗?”

“痒,痒,别碰那—”

关沐雪蒙上一层纱的笑声一阵阵传来。

更多是走平淡温馨向,所以我最终还是敲定了这个结局,只是交代了一下。

因为我担心展开写我也写不好(事实上我写了几个版本都不满意)

这确实是我欠缺的能力,以后争取写好~感谢小可爱们的意见啦。

还有两个关于父母的番外是之前就想写的,可能会过几天再一起放出来。

第62章番外2柳云蝶梁通她等的人,可以带……

柳云蝶依稀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梁通时的情形。

她那会儿年龄小,才十二岁就成了乐馆里最出名的乐伎,一掷千金只为听她一曲琵琶的公子哥大有人在。

她享受着这份殊荣,同时也在心里觉着自己高人一等,甚至有些飘飘然,忘记了自己的身份。

让她清楚得再次看清自己的时候,正是遇到梁通的那一晚。

那晚兵部侍郎的公子石代熙花了一大笔银子包下一个厢房,请她过去弹琵琶。

本来也是说好的事,偏偏那日下午,她来了月事,肚子痛不说,人也越发懒怠了。

她穿好衣服,让丫鬟给她梳妆打扮的时候,丫鬟不小心摔了她心爱的珠钗。

她有些不高兴,但也不好为难丫鬟,只是丢了胭脂盒,恹恹说:“罢了,我也不想去了,去跟李妈妈说一声,推了吧。”

那时候的她还有这少女的天真,更有着不经人事的傲气。

李妈妈收到消息很快就赶了过来,看着躺在美人榻上闭眼休息的柳云蝶。

李妈妈鼻子里轻哼了一声,却又换上笑脸走了过去。

她坐在柳云蝶床畔,说:“我的姑娘哟,身上可是哪不好了?叫个大夫来给你瞧瞧?”

柳云蝶撑着头,掀起眼皮看了一眼来人,又闭上了眼睛。

无精打采地说:“也没什么要紧的,就是月事来了身子不舒服。”

“月事来了…月事…”李妈妈神神叨叨念叨了两句,眼珠子一转。

陡然将手里的扇子狠狠摔到地上。

柳云蝶吓得立刻睁开了眼睛。

李妈妈冷笑出声:“你当自个儿是谁呢?是公主啊还是贵妃呐?”

“怎么,有钱人捧几个场,你真以为乐馆离不了你了是吧?”

柳云蝶听出来李妈妈声音里的嘲讽意味,一股屈辱感爬上她的心头,悄悄变了质。

她倒也敢接话:“既可以离了我,那我今日休息也没什么错吧。”

李妈妈看到她胆敢反驳,上来就扬了手要打柳云蝶的脸。

却被她的贴身丫鬟秋菊给拦下了。

秋菊脸上带笑,说:“妈妈一向聪明,这会子怎么糊涂了?”

“要是把云蝶姑娘伤了,今日可不得扫了石公子的兴了?”

李妈妈的鼻翼翕动着,翻了个白眼,说:“那有什么难的,既然她不能去迎客,自然就换别人咯,什么琴妙,兰渝,我乐馆又不只有她一个能人儿。”

丫鬟秋菊扶着柳云蝶坐在床榻上,又拿起扇子给她扇扇风,倒不回答李妈妈的话。

只对柳云蝶细声细气说着:“姑娘怎么跟妈妈置气起来了?”

“姑娘也是,目光应当放长远些,如今正是姑娘有人捧的时候,更应该多出去亮亮相,把这位置再坐得稳固些。”

“姑娘们身子不好也是常有的事,只是能忍一忍也就忍一忍为好,总不好自断前程,惹了那些个公子哥儿不高兴了,姑娘可再难有立足之地了。”

秋菊说话软声软语,顺着柳云蝶的意思去说,就在柳云蝶要点头起身去迎客的时候。

李妈妈在一旁打断:“秋菊!你别跟她说,人家以为自己是那些个王侯将相的千金小姐,如此金贵,你说什么人家听么?”

柳云蝶刚下去的火气又一下子冒了上来。

秋菊一边拦住柳云蝶,一边说:“姑娘莫动气,伤身。”

李妈妈却不收口:“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身份,哦,当真以为自己有了几个公子爷们赏识就跟那些贵女是一样的了?”

“你倒是看看你今日不出席,人家拿你当个人看么?”

“一个勾栏出身的乐伎,你倒是看看有人肯替你赎身么?不过是一个玩物罢了,还挺会蹬鼻子上眼。”

柳云蝶好不容易顺下去的气又一口提了上来。

她就要扑过去跟李妈妈理论个清楚,偏偏被秋菊拦得死死的。

秋菊苦着一张脸跟李妈妈说:“好妈妈,你可别再惹姑娘心里不舒服了,好不容易我这么都说通了的,姑娘是个懂礼的,何苦来,说这番话。”

李妈妈啐了一口:“凭她也算是个姑娘?趁早醒醒自己是个什么姑娘吧。”

柳云蝶又是一口气郁结在心中,又是脑袋里一股热气横冲直撞。

硬是说不出话来,却小声咳嗽了起来。

李妈妈丢下一句:“你今儿要是不去,趁早我们乐馆换个头牌,谁稀罕你不成。”

人就消失在了长廊转角。

秋菊这边一边顺着柳云蝶的气,一边小声说:“姑娘可别气出病来了,那妈妈说话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主儿,倒也并不是故意找姑娘的不自在。”

柳云蝶好过一些,一边喘着一边说:“我今日要去了我倒也不必叫柳云蝶了!”

秋菊连忙捂住她的嘴,说:“姑娘可使不得啊,何苦为了气话断了自己的活路。”

柳云蝶拍着自己起伏的胸脯,说:“我去外头找个端茶送水的丫鬟活儿也比在这里受她气强万倍。”

但这话说出口柳云蝶就知道这也只是自己的气话罢了。

她这双手,生来就是要弹琵琶的。

秋菊是个有耐心的,坐在她身侧,一下一下拍着她的手。

说:“秋菊斗胆给姑娘出个主意罢,姑娘在乐馆是数一数二的人才,自然是老天爷赏这碗饭吃,但李妈妈说的也不无道理。”

“风月场里姑娘再如何出色只是一朵浮萍,趁早为自己做做打算才是。”

“这些肯一掷千金只为听姑娘一曲的公子哥们,其中要是能有一个,能对姑娘倾心以待,肯将姑娘带走,那才是姑娘有了出路。”

“因此,姑娘对这些主客们可都要上心些,即便是身体有些不适也不能扫了他们的兴,姑娘这也是在为自己做打算您说是不是?”

柳云蝶倒真把秋菊的话给听了进去,她的这番话言辞恳切,像是认真在为她考虑。

她拿了自己的一些东西赏了秋菊,又立刻吩咐丫头给自己梳洗打扮。

华灯初上,乐馆里丝竹乐声不断,她戴着面纱半掩住自己的面孔,坐在厢房里弹奏起琵琶起来。

她从小学习琵琶,乐师们见了她无人不称奇,都说她是天生下来就该弹琵琶的一双手。

一曲毕,厢房里两个男人都鼓起掌来,石公子站起身来,直接越过屏风。

柳云蝶心里咯噔一下,下意识抱紧了怀里的琵琶。

但她又想起秋菊的话,告诉自己兴许这个人能带她走呢。

她思绪还飞着,手腕就被人拽着,整个人被拉着出了屏风。

石公子笑:“美人儿在里面坐着怎么陪陪咱们呢,来,过来咱们一起玩儿。”

柳云蝶这才看清石公子的样貌,身形矮小不说,一张脸上五官全部挤在一起,活像是为了看什么热闹。

柳云蝶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。

石代熙也跟着笑了起来,还十分顺手将手搭在了柳云蝶的肩上。

“嘿嘿,美人笑起来真好看。”

“来,陪爷喝酒。”

柳云蝶看着石代熙那浑浊的双眼,心里发毛。

不可能是他,他带不走她。

这时,一直坐在一旁的一位白衣男子陡然开口说:“石兄,既然已经见过云蝶姑娘的真容了,就放她回去让她再弹奏一曲岂不更好?”

石代熙哪里肯,摇头晃脑地说:“嗳,梁兄所言差矣,我不爱听那什么劳什子琵琶,倒不如叫她陪陪我喝喝酒才值了我这么多银子。”

说罢,石代熙的手就要伸过来摸上柳云蝶的脸。

柳云蝶一张小脸吓得白了,身子却僵硬了,动弹不得。

就在她闭上眼睛放弃希望之时,却感觉不到自己的脸颊有任何触碰之感。

她睁开眼去看,却是那白衣男子擒住了石代熙的手。

柳云蝶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那白衣男子。

如果说石代熙的脸是五官都凑着热闹长到一起去了,那白衣男子的五官则是十分又和谐地处于自己该处的位置。

而那双眼最为好看,是读书人的眼睛,她一眼就看了出来。

石代熙怪叫了一声,把注意力转移到梁通身上。

歪着嘴笑:“你小子拦我到是起劲儿,那你陪爷喝!”

说罢,也不等梁通说什么,石代熙就往梁通杯子里倒满了酒。

柳云蝶见到梁通第三杯酒下肚的时候,眼神已然是要醉了。

这呆瓜,倒是瞎逞强。

她也早已经从两人的对话以及穿着看明白了,石代熙是公子哥儿,那白衣男子就只是个随从罢了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

久久小说下载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