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下载网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返回首页
(好看的重生,尽在久久小说下载网,记得收藏本站哦!)
选择背景色:
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浏览字体:[ 加大 ]   
选择字体颜色: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第25节(1 / 2)
小说作者:荔箫   小说类别:重生   内容大小:38万字   

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要聊什么,只是眼瞧着麻烦要来,她这个当长嫂的总不能坐视不理。就算真避不过去,让三弟心里有个数也是好的,到时若楚氏真在胡大娘子跟前吃了亏,他回来好好哄哄楚氏也比漠不关心好得多。

.

睦园,裴砚回来时已经过十点了。楚沁已然躺下,只是还没睡着,床边还留了盏灯,温暖的暗黄光晕照亮周遭一片。

但裴砚不知她没睡,回来后根本没进卧房,先去厢房里将沐浴更衣一类的事情都轻手轻脚地忙完了才去找她,揭开幔帐见她一双明眸一下子望过来,他愣了一瞬,继而干笑:“还没睡啊……早知道我直接进来了。”

说着他就揭开被子躺下,楚沁翻了个身眼睛一眨不眨地打量他:“太子殿下晚膳时赐了我一条糖醋鲤鱼。”

裴砚:“我知道。”

楚沁问:“你跟他说什么了?”

“……”裴砚讪笑,接着就将经过都跟她说了。她气得掐他胳膊,他吸了口凉气,强行把她揽住,“这么凶干什么!太子问话我能不答吗?让我现编个理由我也编不出来啊。”

“嘁。”楚沁撇嘴,“你可当心日后旁人都拿这事笑话你,说你惧内!”

裴砚不在意:“惧内有什么不好?一家人过日子,你怕我我也怕你,那就是相互在意相互关照罢了,若只一方怕另一方才不好。”

楚沁美眸微微翻了下:“那现在便是‘只一方怕另一方’了,你惧你的内,我可没怕你。”

裴砚不料她会这么说,发现自己被绕了进去,眉心跳了跳,接着就不要脸起来。

他身子往前一倾,楚沁下意识地往后躲,一下子就被逼到了靠墙的地方。他极近地与她四目相对,鼻尖几乎都要碰到鼻尖,盯着她的满面紧张,他勾起一弧满意的笑:“我也不怕你,我家娘子什么都好,有什么可怕的?”

“……哪儿学的油嘴滑舌!”楚沁凶巴巴地瞪他一眼,就要翻身,可他离得太近、留给她的空间太小,她不大动得开,手脚并用地好一阵挣扎。

可他就好像没看见她的动作,就那么在那儿待着,纹丝不动。

楚沁急了,双手一齐推他:“请三郎让一让!”

这话很客气。裴砚自顾轻咳,启唇:“娘子,咱们成婚有三个月了。”

楚沁:“是啊……”

裴砚薄唇微抿:“前些日子我忙,许多事顾不上,你睡得早我也不好搅扰你。现在算是忙完了。”

楚沁一刹间就听懂了他说的“许多事”是什么事,顿时不推他了,整个人都僵住。

她没法跟他解释其实对她来说他们根本没行过房,先前洞房花烛的时候这个“她”还没回来,而她经历过的那个“他”,也只有上辈子的那一个。

眼前的这个,似乎与她上一世嫁的那个人一模一样,却又截然不同。她与他相处的越长,他的两个影子就在她心里分得越开,现在她已几乎没办法将他们视作同一个人了。

所以现在的他,对她而言很“新鲜”。

床上的这点事,除非她自己阅人无数身经百战。否则一旦对面的人是“新鲜的”“陌生的”,就或多或少会局促、会不好意思。

裴砚于是眼看着楚沁连喉咙都绷紧了,僵硬地吞了吞口水,哑哑地逃避说:“这么……这么晚了……”

裴砚似笑非笑:“不到十点,还好。再说你正好没睡。”

楚沁:“我只是在等你……”

裴砚:“不能让你白等。”

楚沁杏眸圆睁,死死闭上了嘴巴。

然后她就感觉裴砚掩在被子里的手一寸寸地探过来,先是隔着寝衣摸索,然后就探进她的衣裳里,激得她一阵痒。

她下意识里想拒绝他,但想不到理由。他们到底是夫妻,而且洞房花烛都有过了。

最重要的是,她现下一边觉得自己抵触,一边又不完全抵触。她并不讨厌他,甚至觉得现下她认识的这个他比上辈子的更好一些,这样的认知让她在难为情里不自禁地存了点期待。

裴砚望着她的僵硬,欺身吻过去。楚沁愈发的手足无措,不知该如何回应。

这想来有些好笑,他们已当过几十年的夫妻,她在这种事上竟不知该怎么回应。她只得自欺欺人地想,这是因为现在的“他们”还不熟悉,他与上辈子太不一样了,所以让她不知所措。

可内心深处她终究知道,她的无措并不是因为那些。其实在上辈子那几十年里,她都不大能应付好这种事。

在跟随外祖父母居住的那几年里,外祖母告诉她这样的事是羞耻的。她是正经人家出身的女孩子,断断不可以此为乐,更不能沉溺其中,举止轻浮只会让人瞧不起。

这些话她一直牢牢记得,她不愿做那样轻浮下.贱的人,便在每每行房时都表现得极为隐忍克制。

而他——在洞房花烛夜的时候他也没有好到哪儿去,两个人都很生涩,自是一点甜头都没尝道,苦头和尴尬倒是吃了不少。

可后来他食髓知味,“进步”得倒是很快。是以在后来约莫半载的光景里,他也时常这样与她亲昵,会在这样时刻抱她吻她,做一些……做一些让她舒服却又并不“必要”的举动。

那时,她多多少少是有些享受的。但想到家中的教诲,那一丁点享受的心情也让她无地自容。她便将他的那些举动视为轻贱与调戏,对此表现出了不加掩饰的厌恶、抗拒,好像受到了莫大的羞辱。他初时委婉地开解过她,后来见说不通便也只得作罢。

再后来,他便也不再做那样的事了。

于是在她后来的人生里,这种事变得简单、客套、例行公事。

所以,她从未体会过书里写的那种“轻浮”的意趣。

可现下他这样吻着她,虽然仍然带着几许生疏,却让她记起了许久之前那久违的一点点“舒服”。她忍不住地想要回应,心里一遍遍地跟自己说这辈子横竖是赚了,只要痛快就行,管什么轻浮还是端庄呢?

但这种事终究不同于点个菜吃个饭,她再如何规劝自己,心里也仍横亘着一条堑。她越想越左右为难,紧张得发抖、局促得想咬牙。

就那么轻轻一咬,却咬在了他的唇上。

“嘶——”裴砚吸着凉气滞了滞,楚沁倏然回神,眼看他的唇上冒出几个血点。

他挑了挑眉,一壁将血抿进口中一壁看她,她干巴巴道:“对、对不起……”

那声音听着都快哭了,就好像被咬伤了嘴的是她,但其实她是为难的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←或→快捷地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