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下载网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返回首页
(好看的重生,尽在久久小说下载网,记得收藏本站哦!)
选择背景色:
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浏览字体:[ 加大 ]   
选择字体颜色: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第44节(1 / 2)
小说作者:荔箫   小说类别:重生   内容大小:38万字   

裴砚瓮声瓮气:“你说。”

楚沁笑道:“你呢,还是在东宫多留一阵子,到天黑再回来。但我早上陪你到宫门口,晚上也去宫门口等你出来。咱们可以在车上说说话,回来的路上若有心情还可以找个地方吃吃宵夜什么的……”

作者有话说:

本章随机50条评论送红包,么么哒

第30章烤全羊

包子里的羊肉一吃就新鲜而且很嫩,肉还是半肥半瘦的,蒸过后油脂的部分化了一半,和佐料糅在一起,变成鲜香的汁,在咬下去的瞬间淌满唇舌。

楚沁只听挂在她肩头的裴砚深深地吸了口气,继而便觉后背被他用力一抱。他的口气依旧恹恹的,但变得有了些力气:“……不必了,你睡你的。”

“我回来也能睡。”她说。

这是实话。内宅的事务虽也不少,但她熟能生巧,做起来总是很快。这样一来,她就每日都有了不少空闲时间,想睡觉什么时候不能睡?

裴砚一叹,总算不再她身上挂着了。他离开她的肩头坐正了身子,笑了笑:“没关系,我只是抱怨几句,你就当听个热闹好了。”

他知道她的提议是认真的,可他不想让她跟着早起也是认真的。他自问还没那么不堪一击,十几年都这么熬过来了,哪至于为了这么点事,就连进出宫都要妻子陪着?

可楚沁也是认真的。

她看裴砚推辞就不再劝,但次日裴砚起床的时候,她就跟着起了。

裴砚见她坐起身便扭头看她:“你干什么?”

“我陪你去。”楚沁不假思索地起身,裴砚蹙眉:“不用。”

“我愿意,你别管我。”她说得干脆,裴砚本还想劝,到被这几个字堵住了,扯了扯嘴角,“凶什么凶。”

“嘁。”楚沁也撇嘴。夫妻两个不再说话,各自去忙着梳洗,然后又抓紧时间简单用了些早膳,就结伴出门。

他们出门时还不到六点,街上都没什么人,偶尔看见个马车,十之八.九便是赶进宫去上朝的。

裴砚坐在车上打了个哈欠,身子往楚沁那边一歪,又往她身上挂。

他各自比她高一头还多,原在发呆的楚沁只觉一道阴影笼罩过来,下意识地躲了下,却还是没躲开,哑了哑:“你干什么……”

“困。”裴砚伏在她肩上闭着眼,“睡会儿。”

楚沁身子挺得笔直:“那你好好睡呀!”

他笑:“你不在我睡不着。”

“瞎说。”楚沁皱眉,“从前我不在的时候呢?”

他没脸没皮地又笑了声:“这不是你在了吗?”

“……”楚沁没话说了。这人一旦不要脸吧……别人还真就那拿他没什么办法!

楚沁心里默默认输,随他这么抱着了。他便就真这样抱了她一路,当中似乎也真的小睡了一觉,约莫六点半的时候马车停下了,楚沁揭开车窗的帘子瞧了眼,被他抵着的肩膀动了动:“到啦。”

“哦。”裴砚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,便起身下车,她本还想下车送他,却被他挡了。

他边大步流星地下车边跟她说:“快回去睡觉,晚上别来了。”

“哦。”楚沁不多坚持,安然坐在目送他下车,就命车夫回府。

至于晚上,她自然还是会来的。他被她哄好后再显得风轻云淡,昨天的难过也是真的,不然他就不会喝那么多酒。在这样的时候,她当然要好好哄哄他,他所需要的也无非就是那么一点点在意。

楚沁自顾想着,又生出些许心疼,坐在车中重重一叹。

宫门口,裴砚驻足凝视马车远去,一抹笑意在唇边漫开。霍栖正好也刚到,一下马车就瞧见他这副样子,见鬼似的打量他:“怎么,新买的马还是新得的车?”

裴砚笑了声:“都不是。”说罢终于收回目光,与霍栖一并踏进宫门,往东宫去。

之后近一个月的日子都是这样过的,楚沁陪着裴砚一起往返皇宫,连带着将京中卖宵夜的饭馆都吃了不少。弹指间已至月末,到了裴烨与谢氏的正日子,裴砚心里难受也差不都过去了,二人便还是回了趟家,好好地去喝了喜酒。

不过这“喝喜酒”也就止步于“喝喜酒”了,楚沁和裴砚晌午时回了定国公府,送了贺礼说了吉利话,傍晚宴席一散便打道回府,行程与旁的宾客别无二致,在府里一刻都没多留。

但定国公府的热闹其实直至天黑再散,因为这场婚礼本称得上万众瞩目,单是新郎与新妇的门楣就已足够耀眼。

是以终于歇下来时,连胡大娘子都已累得有些头晕。崔嬷嬷搀扶着她回正院,她脸上还挂着遮掩不住的笑容,边走边吩咐崔嬷嬷:“记得去德园传个话,告诉老四媳妇,明日睡足了再过来敬茶便是,今日她也辛苦了。”

崔嬷嬷忍不住地抬眼看了她一眼,因为她这话虽说得客气,但竟然毫无客套,是实实在在地想让新儿媳睡足。

但在从前,胡大娘子可是很会给儿媳们立威的。就连同样是亲儿媳的苗氏也没得过这样的关照,敬茶那日不得不起了个大早,还跪在她面前被训了好一会儿的话。

如今她这般,原因无非两个,一则是谢氏背后的娘家让她不得不给几分面子,二则也是真对这门亲事满意到了极致——想想也是,有了这门亲事,胡大娘子就和当今皇后攀上了亲,哪还能有不满意的呢?

这份喜气一直持续到胡大娘子步入正院,待她再走进卧房,气氛一下就冷了。

定国公裴康谊坐在茶榻上,好像正琢磨什么事,脸上没什么情绪。胡大娘子不由怔了怔,残存的笑意却还挂着,边走过去边道:“怎么了?大喜的日子,何故苦着张脸?”

裴康谊这才意识到她进来了,抬了抬头,无声一喟:“你今日,可见到老三了?”

胡大娘子一愣,遂道:“见到了,不是夫妻两个一起来的?”

不止来了,好似还备了厚礼。胡大娘子当时忙着,也没顾上细问,只是觉得礼数好歹是过得去的。

裴康谊沉了沉:“除了入席时过来跟我见了个礼,这小子一句话都没再跟我说。真是……唉……”他一声长叹,满是郁气。胡大娘子心里的不快一划而过,但很快稳住了,做出了一贯大度的模样:“他如今在太子跟前当差,要应付的事多着呢。今日宾客又那么多,四处敬一敬酒,一下午也就过去了,你还跟他计较这些?若想见他,改日叫他回来住两日便是。”

裴康谊眼帘微抬:“我回来这些日子,也不见他们夫妻回来问个安。”

胡大娘子对答如流:“我打听过了,实在是三郎近来忙得不行,据说每日都是入夜才得以回家歇息、天不亮就又赶着进宫去。”说着语中一顿,“好了,你难得回来一趟,别生这闲气了。早些睡吧,明日儿媳妇还要过来敬茶呢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←或→快捷地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