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下载网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返回首页
(好看的重生,尽在久久小说下载网,记得收藏本站哦!)
选择背景色:
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浏览字体:[ 加大 ]   
选择字体颜色: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第69节(1 / 2)
小说作者:荔箫   小说类别:重生   内容大小:38万字   

定国公府亦有些风声传回来,楚沁本已不在意府里那一大家子,却冷不防地被这新消息惹得一惊。

那天她本在喂思瑶吃东西。思瑶半岁了,除却母乳,也可吃些额外的东西了。这日小章做了玉米糊糊送来,用的是鲜玉米,打成金黄绵密的浆,虽然没另去添糖,却也又香又甜,清秋把它一端到楚沁跟前楚沁就饿了。

可相较于大人,小孩子倒没那么多口腹之欲。楚沁端去喂思瑶,思瑶正好不饿,就根本没心思吃,楚沁将她抱在膝头,举着瓷匙逗她:“你不吃?不吃娘就吃了哦。”

思瑶东张西望哪儿都看,就是不看她手里的勺。

清泉在这时进来禀说:“娘子,谢娘子来了。”

“请她进来吧。”楚沁笑笑,比划着又要将瓷匙往自己嘴里送,“娘真的吃了哦!”

思瑶张了张口,却含住了自己的大拇指。

“不许吃手手。”楚沁将她的小手拿起来,第三次尝试为她吃糊糊。

思瑶笑眯眯地看着她,但还是没打算吃。

“哎,好吧,那娘就吃了。”楚沁边说边放下碗,将思瑶交给乳母,自顾尝了口玉米糊糊。

……真香啊。

她心下由衷称赞,谢氏刚好打帘进来,定睛一看就笑话她:“嫂嫂分明就是自己馋,还要拿瑶瑶当幌子。”

“她不吃嘛。”楚沁一时有点不好意思。

确实,她就是馋。如果刚才思瑶吃了,她就会让膳房再给她上一碗!

接着她便招呼谢氏落座,谢氏笑吟吟地坐定,抿了口清秋刚奉上的茶,颔首道:“我有个乐子,嫂嫂想不想听?”

楚沁一怔:“什么?”

谢氏款款道:“是二哥,近来惹了些是非。”

楚沁赶紧追问:“怎么了?”

谢氏轻轻叹了声:“这不,二哥借着励王的路子在军中谋了个差事,位子说不上高,却也有些实权,是与粮草打交道的活。他在外头朋友也多,人家看他混出头了,就都过来走他的门路,他也不好都推了,就帮了那么一个,让他在自己手下帮忙。”

“结果呢……”谢氏又叹了声,“这人他倒也没什么别的不好,平日里是个憨实的,没什么坏心眼。可就一样,他爱喝酒,前几天喝酒误了事,一不留神,他、他……”

她突然打起结巴,听得楚沁直发慌:“他怎么了?”

谢氏低着头道:“把粮草给点了。”

“啊?!”楚沁嚯地站起身,盯着谢氏,目瞪口呆。

粮草的事素来都是大事,哪怕裴煜所管的这些粮草无非是给京城附近的驻军的,烧了也难逃罪责。

楚沁头皮发麻:“这么大的事,若查下去,二哥可也脱不了干系!”

“嫂嫂说得是啊。”谢氏缓缓点头,一双明眸目不转睛地望着她,可又没再说别的话。

楚沁就这么与她对视,对视了好几息,楚沁慢慢反应过来了。

“嘶——”楚沁吸了口凉气,开诚布公地问她,“已经查下来了是不是?所以婆母没法子了,让你来我这儿走动,想看看三郎能不能帮上忙?”

谢氏双颊一红,不大自在地点了点头。

楚沁看得出,谢氏是不想走这一趟的,只不过到底都是一家人,心里再不喜欢,有的事也不得不做。

同样的道理,对她和裴砚也一样。

楚沁定住心神,坐下身:“那你老老实实告诉我,现在究竟什么情形?”

谢氏理了理思路,慢吞吞地说道:“昨晚刑部上门去押了二哥走,只说是例行盘问。但我方才那番饮酒坏事的话只是场面话,是我和大嫂昨晚听说的说法。至于实情……今儿早上二嫂在母亲跟前哭着说,那人打从一开始就是想贪钱,后来被二哥察觉了,骂了他一顿,还说要去告发他。他眼瞧兜不住了,就索性借着醉酒放了把火,想以此遮掩自己贪赃的罪证,却反倒将二哥也牵扯了进去。”

“……”楚沁听得有火都不知道怎么发。

从这番始末来看,这事说是二哥的错吧,二哥又的确是想摆正自己的。只是,他也太糊涂、胆子也太大了,官场上哪有什么“独善其身”?凡事都是牵一发儿动全身的,他怎么就敢为了朋友义气或者一点蝇头小利把这种人往自己身边放?

如此识人不明,真是活该被人家牵连!

第48章帮忙

现如今她是越活越自在,也越来越知道怎么让自己自在了。

当着谢氏的面,楚沁没直接说帮不帮忙,因为这事她说了不算,得看裴砚能不能出得上力气。

谢氏也没打算让她直接点头,将话带到就陪楚沁一起用了个午膳,吃完就和和气气地走了。

谢氏走了之后,楚沁就躺在床上瞎琢磨,琢磨上辈子有没有同样的事。

私心想来,应该是有的,只不过那时她一心扎在内宅中不太打听这些,便也没太听说。而且那时他们又住在国公府里,胡大娘子有什么事,直接找裴砚也方便,犯不着非来她这里拐一道弯。

那裴砚帮没帮这个忙呢?

楚沁思来想去,觉得应该还是帮了。因为裴煜后来也一直在府里,没听闻有什么大麻烦,倘使真被追查治罪,怎么也得坐几年牢吧?

心里大概有了数,楚沁就莫名安心了些。晚上等到裴砚回来,她在饭桌上将这事跟他说了个大概,裴砚本在啃一块排骨,闻言滞了半晌才继续吃,吃完叹息道:“粮草的主意也敢打,胆子真大。”

“是啊。”楚沁一喟,“我看四弟妹也挺生气,只是碍着亲眷关系不能不跑这一趟。所以,你看……”

她禁不住地打量了裴砚两眼:“这忙咱帮不帮?”

裴砚嘴角轻扯:“明日我先回府问问母亲再说。”

有了他这句话,楚沁心下就知道,不论他帮不帮,这事大概都与上一世不大一样了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←或→快捷地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。